是的!痞客邦在被我抛弃一年多后我终于又想起它了!!(喂!因为最近看了17版三国的关系,超喜欢里面一对CP啊!我先声明,本文是的相关人物请以17版三国带入,我知道很多终极铁粉不接受17版的三国,就当新剧来看好啦!就爱spexial子闳&马马~确定没问题不会被雷才看正文去哦!

**此乃同人文,脑洞属于我,人物属17版三国正剧

**花吐症是我初尝试的题材,解释都是从网上寻获的

**嘛~羽云cp(是说我把云哥哥写的好悲情啦!

**原本计划3千字写完,我爆字了……orz

 

**正文。。。

虽说已经是春天的季节了,温度没冬天那般寒风刺骨但也没夏天炎热,早晚的温度相差还是挺大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东汉书院的各个角落都看到不少年轻男女患上了流行性感冒。

 

咳嗽声此起彼落,“咳咳,咳咳……”

 

欸?不,等等!这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吗?怎么貌似患上感冒的年轻男女,每咳一声会有不同的花朵自嘴巴咳出?

 

一早到校的五虎将跟刘备都被眼前的情景给吓愣了,这是什么情况?

 

此时一个漂亮的美眉在距离五虎将不到一公尺的距离突然倒了下来,基于救人的侠义心态赵云立刻瞬移抢在美眉跟地板亲密接触前扶住了对方,“这位同学,妳没事吧?”

 

美眉惊觉自己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而抱住自己的正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五虎将之一赵云,也是自己暗恋已久的对象啊!害羞的点了点头(*17版三国点头表示没事)随即咳出了一朵花,本能反应赵云接住了花朵。

 

“别接!”马超虽喊出声却始终迟了那么一步,赵云满脸疑问看向自家兄弟,美眉也趁赵云呆愣的瞬间快速在对方脸颊上亲了一下,“赵云欧巴,我喜欢你。”便逃也似地离开了。

 

赵云原本握在手中的花朵也幻化作点点星尘消失了,“欸?”

 

马超来到赵云面前劈头第一句就问,“云,你有喜欢的人吗?”

 

“蛤?”突然被这么一问只能反射性点了点头(*17版三国点头表示没有)

 

闻言,马超拍胸口呼了口气,“没有就好,因为刚才那位同学患上的病可是会传染的。”

 

一旁的刘备则看得一头雾水,“超,发生了什么事?”

 

马超环视了校园一圈再开口,“你们没发现这两天校园内那些一直在咳嗽的同学,咳嗽的时候都会从嘴巴中咳出一朵花吗?”

 

众兄弟面面相觑后摇了摇头(*17版三国摇头表示同意),马超接着说,“这不是普通感冒是花吐症啊!”

 

看着一脸茫然的兄弟们,马超只得再次解释,“花吐症是一种一旦开始单恋、嘴里就会吐出花朵的奇怪病症,开始吐花以后寿命只剩下三个月,初期的花朵几乎都较淡色,但越后期所吐出的花朵越鲜艳,只有放下恋情或两情相悦才能痊愈。”

 

众人沉默了几秒后,张飞第一个给出反应,“哈哈!超你安啦!姓赵的从来只有美眉喜欢他,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别人?”

 

马超傻笑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也对,身为万人迷的云应该不会有这种困扰。”

 

“而且要说单恋的苦,二哥患上花吐症的机会更高啊!”张飞的眼神瞄向了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关羽。

 

众人不禁给了张飞一记白眼,刘备率先喊了声,“三弟!”

赵云更是不客气呛道:“姓张你这个笨蛋,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姓赵的!你现在是想打架啊!”

 

眼看两人的战火即将爆发,关羽立刻挡在彼此之间,“我没事,只要貂蝉觉得幸福就好了,她跟谁在一起都没关系。”

 

赵云心里莫名闪过一阵刺痛,“羽…”这段日子下来,关羽的付出不会比那块破布少,大家都有目共睹,为什么貂蝉就是看不上自家兄弟呢?

 

关羽倒是显得不在乎,“走啦!上课了,不然会迟到哦!”分别把手搭到了赵云和张飞的肩旁上推着他们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一天很快过去了,虽然放学的时候还是看到不少学生在咳嗽,但彼此都很有默契地不再谈起花吐症这个话题。

 

晚上在曹操家吃晚餐的时候,赵云觉得自己的喉咙貌似堵着一块东西,非常的不舒服,难道自己感冒了?但是为了避免兄弟们起疑在饭桌上还是有说有笑的。

 

众兄弟里唯有马超时不时在注意着赵云的状况,毕竟他有接触过患者吐出的花朵,虽说不是每个接触过花朵的人都会感染上花吐症但还是多注意些比较好。

 

一旁的黄忠察觉到马超的视线时不时瞄向赵云,“超,怎么了吗?”

 

马超只得小声地回答黄忠,“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黄忠也跟着摇了摇头(*17版三国摇头表示赞成),“嗯,我也会帮忙留意云的情况。”

 

-------------------分隔线-------------------

 

晚上睡觉的时候赵云作了一个梦,梦境从兄弟们勇闯八门金锁阵开始,敌方幻化出了一个貂蝉来当关主,关羽心意着眼前的女子如同着了魔般一次次的答错一次次的接受魔王的惩罚,那时的赵云根本就是打在兄弟身上,痛在己心啊!最后唯有提醒对方最在乎的兄弟情谊方能让对方答应换手答题。

 

遇到八八六十四箭那个关卡时,自己只来得及推开掩护马超的张飞,完全忘了身后还有箭紧接而来,是关羽出手挡下了毒箭,知道对方会出手完全是因为兄弟的情谊,可自己原先深信着是兄弟情的心动摇了。

 

梦境再一次的转变,这次是众兄弟抵达天荡山码头的那一幕,关羽越发不能控制自己中了七日箭骨头的左手,而非礼了阿标嫂,在对方逼关羽负责,关羽打算砍下自己的左手谢罪时,自己想都没想脱口就说出了,“阿标嫂,我娶妳!”

 

众兄弟无一不震撼地看着赵云,但自己心里清楚关羽的为人,与其要他砍了自己的手当个半残废的人,这个牺牲就由他赵云来完成,因为如果不是关羽出手相救,他赵云今天不会站在这里。

 

还好最后阿标嫂觉得会对不起阿标而离开,闹剧结束后,面对关羽的感激,赵云把藏在心中已久的话说出,“羽,欠你的我会用一生来还你。”因为……

 

突然一股强烈的咳嗽感打断了赵云的梦境,猛然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捂着嘴剧烈地咳了几声后,赵云摊开了原先捂着嘴巴的那只手,只见一朵浅黄色的雏菊花躺在自己的手掌心上,赵云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未免也太差劲了,这么容易就染上花吐症了吗?

 

脑海中闪过马超今早跟自己说的话,“开始吐花后寿命只剩三个月…”那自己是不是应该趁着还有时间赶紧帮关羽把貂蝉追到手呢?

 

第二天早上,赵云是最迟起床的那个,一到餐桌众兄弟都已经坐在哪里等候餐点的呈上,张飞看到赵云的脸色略有不妥,“姓赵的,你是一早便秘来哦!脸色怎么这么差?”

 

原本正在喝橙汁的刘备差点没一口喷出,“三弟!餐桌上也要讲求礼仪!”

 

“哦!大哥对不起啦!”

 

今天连跟对方抬杠的力气都没有,赵云白了对方一眼便坐到了自己平时坐开的位子上,一旁的关羽关心道,“云,你今天的脸色真的很糟糕生病了吗?要不要找华佗来看看?”

 

点了点头(*17版三国点头表示没事),“小感冒而已,多喝水就好了。”

 

然而,马超跟黄忠却不这么想,赵云有事瞒着大家!谁人不知道赵云是众兄弟里武功数一数二强的?感冒这种小病几乎很难发生在他的身上啊!

 

出门上学的时候,赵云故意走在最后面,说是怕把感冒传染给大家,但实际上却是把咳出的花朵迅速塞进外衣口袋内避免兄弟们发现自己的异状。

 

午休的时候,赵云一人独自上了天台吹风,微风掠过脸庞的同时自己又咳出了一朵雏菊花,这次咳出的花朵颜色更为鲜艳了,看着花朵赵云超无解,“怪了,超不是说初期的吐花会较淡色吗?”

 

此时一把声音自赵云背后响起,“我确实是这么说过,但如果爱的深花朵的颜色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有所改变…”

 

一旁的黄忠着急开口,“云,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们不是兄弟吗?”

 

赵云轻笑了声,自口袋中拿出了一朵雏菊花,“超,忠你们知道雏菊花的花语吗?”

 

两人面面相觑点了点头(*17版三国点头表示不知道),让花朵随风而逝后,赵云缓缓开口,“雏菊花的花语是不能说出口的爱,既然无法说出口那就让这个秘密永埋我心中吧!”

 

“可是云!再拖下去你会死的啊!我们五虎将一个都不能少,打破八门金锁阵开始就立的誓言不是吗?”赵云是第一个破了自己棉花拳的人,抱着惜英雄重英雄的心态,马超不打算放手不管。

 

此时的黄忠不知道哪来的感觉,突然一道激灵自脑海中闪过,“超,等等!云说雏菊花的花语是不能说出口的爱对吧?世间唯有同性之爱最难说出口不是吗?”

 

马超分析了附和道,“对欸!可从来不见云对哪个同性特别上心啊!”

 

见马超跟黄忠就快猜到是什么人时,赵云急了,可一急气攻心引来的又是一阵狂咳,这次咳出的花瓣已经开始带点血丝,脚步更是开始摇摇欲坠。

 

“云!”马超跟黄忠抢前去扶住对方。

 

“拜托你们,这个人我不会说,你们也就别再……”听到对方的说话音量越来越小声,马超跟黄忠默契一致地看向了手中搀扶的人,只见赵云不知何时已昏了过去。

 

此时的刘备感觉他们三人上天台很长一段时间还不下来打算上来看看,便看到了昏过去的云跟扶着他的超忠二人,“云!”

 

不打算问原由,救人要紧!“超,忠赶快把云抬去保健室!”

 

----------------------分隔线----------------------

 

待在保健室外等校医帮云做检查的三人一开始都沉默不语,最后刘备率先开口,“云不是普通感冒吗?怎么突然就在天台处昏倒?”

 

按耐不住的马超开口解释,“大哥,普通感冒怎么可能击垮云?他是患上花吐症了…”

 

“蛤?”这也太扯了吧!只要一接触患者就被感染这也太可怕了,刘备可没忘记昨天云好意扶起的美眉。

 

黄忠决定长话短说,“大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听到黄忠的解释刘备彻底愣了,“忠,你此话当真?那个人是谁?”

 

马超跟黄忠都点了点头(*17版三国点头表示不知道),“云就是要阻止我们继续往下猜测,太过于激动才会昏倒的啊!”

 

此时,关羽跟张飞也自走廊转角处奔来,“大哥,超,忠什么情况?”

 

“那个姓赵的怎么一个普通感冒就把他击垮了?也太烂了吧?”张飞虽然关心但还是不忘调侃一番。

 

刘备只得把自己从黄忠哪听到的结论重新说一遍给关羽跟张飞知晓,张飞最先做出推测,“姓赵的不会是喜欢我吧?”

 

其他四人都不禁白了他一眼,马超更是开口,“飞,如果云喜欢的是你我觉得他宁愿寻死多过找你表白。”

 

“喂!超我哪有这么差啦!至少夏侯觉得我不错啊!”

 

就在彼此争论不休的时候,关羽悄悄地推开了保健室的房门走了进去,正好碰上校医完成检查,“他还好吗?”

 

校医点了点头(17版三国点头表示不好),“他患上的是花吐症,一天没得到他心意之人的吻基本无药可医。”轻叹了口气,“你是他好兄弟就多陪陪他吧!”语毕,校医便暂时离开了。

 

关羽走近病床看到的是一脸病容的赵云,不是才昨天的事吗?怎么短短两天的时间花吐症就把这个自己视为最强对手的好兄弟给击垮了?

 

“咳咳…”虽然昏睡中,但赵云还是偶尔传来了咳嗽声。

 

坐到了床旁的空椅子上,关羽伸手握住了赵云现在略显冰冷的手,莫名想起了天荡山码头,赵云对自己说过的话,“羽,欠你的我会用一生来还你。”而且,大哥说了,赵云会患病是因为喜欢同性的关系。

 

虽然是猜测但关羽就是觉得赵云对待他的态度跟其他兄弟不太一样,“云,你喜欢的是我对吧。”虽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的。

 

昏沉中的赵云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某个人给握住了,想要挣脱发现自己一些力气也没有,再来听到的声音未免太像自己心意的那个他了吧?超跟忠竟然猜到了吗?

 

感觉到对方的轻微挣扎,关羽只得把手握的更紧,“记得当时我的答复吗?如果你打算用一生来还我,我也是。”关羽站了起来,俯身在赵云苍白的唇上亲了下,“答应我,赶快好起来,我们五虎将还要协助会长一起称霸天下。”接着关羽便离开了。

 

此时的赵云总算睁开了眼睛,看着关羽走远的背影,“羽,对不起,我知道你心意着貂蝉,能跟你做一辈子的兄弟,足矣。”

 

。。。完。。。

 

闲聊下。。。

我原本还真的打算就这样完结了哦!但我别个写同人文网站的读者抗议结局很含糊~你们又是怎么看的呢?对于那些说新版三国毁童年的,我只能说没比较没伤害,因为硬要比较真的比较喜欢修版本的三国啦!我已经再三提醒各位咯!文章不好看别丢鸡蛋啊!谢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子 的頭像
星月子

优新生活的部落格

星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