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声名哦!这篇绝对是BL,不过是清水向就对了。**

**夏玖文,同人文,警局同僚会客串。**

**非常狗血的剧情,雷到者自己保重。**

**人物有崩坏恳请各位海涵,文笔不佳,多多谅解。**

就以上4点非常重要!可以接受吗?可以接受才往下拉看正文哦!谢谢~^^

 

**正文。。。

 

今天大清早的,虞夏便来到警局办公的地方。不意外地,桌位上已有一杯咖啡摆放在那里。轻轻掀开了杯盖,便嗅到了一股淡淡地咖啡香,同时冒着热气的白烟寥寥飘散在空中。可见,咖啡应该是不久前才被放到桌子上的。

 

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虞夏只要有下班回家,第二天桌位上一定会多出一杯咖啡。如果他是在局里熬通宵,这杯咖啡就不会出现。一手拿着咖啡杯,环视了整个空无一人的办公处,虞夏实在是想不出谁人会这么做。

 

他的下属们看到他能远离的都尽量远离,那还有什么准备咖啡的心思?这点虞夏是肯定的。所以每次默默帮他准备咖啡的人是?一口把杯中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虞夏豁然想起了有份报告还在玖深那里。于是,随手把空杯丢进垃圾桶便往鉴证处走去。

 

刚把手按在门把上就听到鉴证室里传出了两个人的对话。

 

[ 玖深,你这样真的好吗?] 不难听出是阿柳的声音。

 

[ 嗯?这没什么,只是一杯咖啡而已。] 虞夏一直想知道的答案呼之欲出。原来,每次的咖啡是玖深这小子准备的。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 真的只是一杯咖啡吗?我认识你不是一两天的事了。重点是你的心意老大有感受到吗?]

 

原本正在吃饭团的玖深被阿柳后面那句吓得差点被饭粒呛死。狠咳了几声后,才哑着声音开口,[ 阿柳,我从来没奢望老大知道,他最好永远都不知道。]

 

说完,玖深便站了起来打算去外面的贩卖机买杯热茶。毕竟,刚才被饭粒呛到的喉管现在是奇痒无比。打开房门的一刹那,玖深愣住了。

 

奇怪某个傻小子说要买饮料怎么还站在门口,阿柳便站了起来。[ 玖深你不是要去买饮。。。] 看到站在门口的人,阿柳也吓了一跳,[ 老。。。老大!]

 

虞夏双手交叉叠在胸前静静地看着眼前人,玖深被盯的躲也不是,直接甩门也不是的,浑身不自在。因为他不知道虞夏究竟听到了多少,最重要的那部分也不知道他有听到没。

 

就在玖深以为他家老大要这样盯着他到天黑时,一把声音适时响起,[ 夏?怎么站在门口?你不是要拿报告?] 出声人正是虞夏的兄弟虞佟。

 

听到报告二字,玖深立刻转身翻箱倒柜地把昨天忙了一晚的报告翻出来递给虞夏。

 

虞夏接过报告的同时轻轻地说了句,[ 以后咖啡不用帮我准备了。] 随后,便跟虞佟一块离开。

 

句子虽轻可是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不是吗?玖深无奈地抹了把自己的脸,胸口没由来地抽痛。玖深只能深呼吸几次来平息那一阵阵地抽痛。

在旁边的阿柳看在眼里也只能摇头叹气。

 

---------------------分隔线-------------------

 

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玖深每次看到虞夏都躲得远远的,交报告这些事也统统由阿柳代劳。

 

这天警局又不平静了,因为他们接获一宗匿名报案说两派黑帮人马因分桩不均的问题在一家废弃工厂里动起武来,听说死伤不少。接获通报,虞夏一干小组人员立刻火速前往案发现场。

 

到达现场时还听到其中一派人马不停地叫嚣说什么兄弟的血不能白流,叫他们有份量的人出来之类。

 

不远处的地上还真躺了好几个人,有些人一动也不动的,有些就在地上打滚哀号。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浑身斑斑血迹。

 

虞夏不得不拿出扩音器警告他们放下手中的武器。见警察出现了,双方人马犹如惊弓之鸟立马一轰而散。那些人还边跑边骂臭条子手脚怎么这么快之类的粗话。

 

逃亡的人群中,虞夏一眼就看到谁是里头的老大。所谓擒贼先擒王,没有丝毫的犹豫虞夏立刻追了过去。

 

那里知道其中有个小弟极为忠心,看到自家老大被追捕也顾不上自己也是被警察追捕的目标,对着虞夏的方向就是一枪,虞夏惊险地躲开那粒子弹后,一个飞扑把眼前人压倒在地同时反扭对方的双手带上手铐,[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只见眼前人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液骂了声,[ 干!]

 

抓到老大后,虞夏便喊收队。同时发现到躲了他快一个月的玖深还在现场采证。于是,虞夏轻叹了口气往玖深的方向走。

 

玖深看到虞夏往自己的方向走来打算逃离时,阿柳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玖深,别再逃避了。]

 

听着友人的话玖深只好站直了身子,毕恭毕敬地叫了声,[ 老。。。老大。]

 

看着眼前人虞夏挑了挑眉,[ 原来你还记得我是你老大哦?还以为你打算一辈子躲我。]

 

原本一直低着头的玖深立刻抬起头来,[ 不。。。不是啦!老大那天是误。。。] 会字还没说出口,玖深立刻惊呼,[ 老大小心!] 话音落下的同时,一声枪声响了起来。玖深抢先一步转到虞夏背后替虞夏挡下这一枪。

 

原来是有重伤余党不甘自己的老大被虞夏逮捕,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把眼前的死条子作了。

 

虞夏第一时间扶起中枪倒地的玖深,[ 为什么要替我挡?!你这个白痴!]

 

玖深牵动着因逐渐失血而泛白的嘴唇,开口道:[ 老。。。老大,我。。。我从来。。。没有奢望。。。你会接受我。。。能做的。。。只有这。。。] 随着鲜血的流失,意识逐渐抽离自己。

 

眼前的一切逐渐变得朦胧,陷入黑暗前,看到的是虞夏脸庞少有的慌张与愤怒。是因为自己干了一件太蠢的事吧![ 夏,原谅我。。。] 玖深轻声呢喃。

 

-----------------分隔线------------------

 

再度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一遍白茫茫的天花板,感觉到自己的身边趴睡着一个人。艰难地转动了自己的头部,只看到一头黑发。下意识地,[ 阿柳。。。可以倒杯水给我吗?] 由于沉睡了不算短的时间,一开口便听到自己因缺水而沙哑的声音。

 

原本趴睡着的人听到了声音后抬起了头,看到眼前人玖深吓得从床上弹起,可是下一秒他后悔了。如此大动作的结果狠狠地牵扯到背后的枪伤,疼他眼泪立马飙出。

 

虞夏看着飙泪的玖深再也忍不下去了,伸手就是一巴往玖深后脑勺打,[ 白痴!我现在会吃人吗?!你试看伤口裂开看看!]

 

原本背后的伤口就已经够疼了,现在脑袋又挨这么一巴,玖深只得哀号:[ 啊啊啊~!老大,手下留情啊!]

 

虞夏突然往玖深靠近,吓得玖深立刻往后挪了挪。

 

[ 你退个屁!你要的水!] 虞夏把倒好的水杯往玖深手里塞。

 

[ 噢!谢谢老大。] 喝下水后干渴的喉咙就像久旱逢甘般得到解脱。

 

看到虞夏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玖深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老大,你不用回局里吗?]

 

[ 某个白痴为了救我,差点把命给丢了。我能走吗?!] 说这句话时,虞夏直楞楞地盯着某可怜的鉴证员。

 

[ 就当时没想这么多嘛。。。] 玖深无奈地看着天花板发呆。

 

沉默了一阵子后,虞夏的声音自玖深耳边响起,[ 笨蛋,下次别这么做了。]

 

突然靠的如此接近,玖深涨的满脸通红,[ 老大,别这么靠近我!有压力啊~~!!]

 

只见虞夏退开来冷笑了声,[ 我管你压不压力!下次再随便受伤我就让你直下黄泉!] 看着某鉴证员立刻点头如捣蒜地应许后,[ 饿了,去食堂。你别给我乱动!] 说完就很潇洒地离开了。

 

重新躺回病床上的玖深严重怀疑自己的脑袋穿洞了,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大魔王?!可是,玖深不知道的是,某魔王是因为在乎自己才不愿让自己再次受伤害。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子 的頭像
星月子

优新生活的部落格

星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