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打算上下篇一次过po上来的。但是因为我刚才临时有事,出去而没有po到下篇哦!现在补上来了~^0^

 

**正文。。。

虞因觉得自己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梦里母亲依然健在。他们母子俩每天傍晚都会呆坐在自己家门口的梯阶上等待虞佟的下班。有时,虞佟还会把叔叔也给带到家里来做客。被带的那个虽然生得跟自己父亲一模一样的脸,可脾气却暴躁很多,远远没自己父亲温柔。



朦胧间意识逐渐回笼,
 虞因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先感应到的是脑袋一阵阵的钝痛,轻打了自己的头几下后,才察觉自己的脸颊上竟然还有未干的泪痕,苦笑着虞因伸手抹掉脸上的泪痕。环顾了四周一下,这里是?刚才自己不是跟大爸一起扫墓中?可这里左看右看都不像墓地啊!倒像荒废了很久的小木屋?地上的灰尘显示了除了自己,没人前来的脚印。



好吧!虞因应该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这次又是那一路好兄弟缠上自己要自己帮忙了?虞因只得对空气开口,[ 这位好兄弟,要申冤请去警察局或找道士也可以,别来找我啊!!] 喊完话,虞因自满是灰尘的地板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打算找路回去。自己突然消失大爸绝对会急疯。



[ 阿因。。。] 一道似有若无的声音突然自虞因身后飘来,原本打算离开的虞因停下了步伐。见虞因停了下来,背后的声音再度响起,[ 阿因,你不认得我了吗?] 



反射性的虞因转过了头,[ 妈。。。] 看到眼前自己一度以为只能在梦中相见的熟悉脸庞,视线瞬间被泪水模糊了,[ 妈,是妳吗?] 虞因移动脚步缓缓往眼前的女性靠近。



女性依然不改生前温柔,轻轻抱住了眼前人,[ 傻孩子,连妈都不认得了吗?] 边说边轻抚虞因的天生卷发。虞因顾不得眼前人传来的冰冷感紧紧地抱住了对方,[ 妈,十多年了。。。为什么现在才来见我?甚至连梦都不愿意托个给我?] 豆大的泪水不停使唤地滚落下掉。



[ 孩子,妈也不想的。] 女性依然轻声安抚着怀中的人。虞因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母亲从来不曾离开过自己。就在虞因回味着以往的点滴时,在他看不到的死角女性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分隔线---------------------



待虞夏顺利赶到跟虞佟会合时,天空已经大亮了。因为祭拜的人不少,造成了路上的塞车。虞夏赶来的当下违反了不少交通规则。当然这些他都没能让自己兄长知道,否则受罪的绝对是自己的耳朵。



远远地,虞夏便看到一脸担心不停在大嫂坟前来回渡步的虞佟,[ 佟!] 虞夏快步往虞佟的所在地走去,[ 阿因往那个方向逃?]



虞佟无奈地摇了摇头,[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完全没看到阿因往那个方向逃走。不如,我们分开找?]



虞夏轻点了下头,[ 好,先找到的手机联络。] 同时虞夏在心里想臭小子先让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



------------------分隔线--------------------




这时,一直被女性抱在怀里的虞因莫名地打了个冷颤。虞因抬起头,眼前人依然是自己朝思慕想的母亲,[ 妈,为什么妳现在愿意出来见我了?] 女性温柔地说:[ 阿因,先前不能接近你是因为你身上有股力量不允许我靠近。] 



[ 力量?] 难道是护身符?对了,昨天小聿告诉自己想给自己死去的至亲扫墓时,虞因二话不说把自己常年带着的护身符脱给了少荻聿保平安。




[ 阿因。。。下来陪妈好吗?] 女性无预警地蹦出这么一句话。



[ 蛤?妈,妳。。。!!] 突然虞因的话被硬生生切断了。女性放开了原本一直紧抱在自己怀中的虞因。虞因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踉跄地倒退了两步。原来趁虞因不注意之时,一把早已生锈的匕首没入虞因的侧腹。



这时,原本深锁的木门被狠狠地踹开了。[ 阿因!你这臭小子。。。?!] 虞夏原本打算破口大骂但是眼前的情景让他生平第一次语塞。[ 大。。。大嫂!!]



完全没有理会背后虞夏的叫喊,虞因震惊地按住不断出血的伤口。[ 妳。。。妳不是妈。妳究竟是。。。] 原本一直温柔微笑的女性在虞因的质疑下,笑容瞬间转为狰狞的狂笑,就连声音跟体型也随之转变。



现在站在虞夏跟虞因眼前的竟然是——柯易昊![ 亲爱的阿因你还记得我吗?因为你,我必须自杀。原本我可以有一遍美好的未来。] 柯易昊露出了生前猖狂的笑容,[ 打从我死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有机会我绝对要拉你下来陪葬。我在下面好寂寞~哈哈哈!] 狂笑着,柯易昊的魂魄消失在两人面前。



虞因震撼地看着柯易昊消失的地方,呆愣地站在那里。很快的虞夏便回过神来,[ 阿因,你这臭小子!] 伸手就要往虞因后脑勺上巴时,骇然听到了水滴落在地板上的水滴声。下一秒,眼前人更是无声地跪了下来。



[ 阿因!] 虞夏一个箭步扶住了正欲往旁边倒下的虞因。低头一看,只见素色的衣服早被血迹染成了一摊更深的颜色。虞因笑了,笑得流下了眼泪,[ 二。。。二爸,为什么那个混蛋要。。。要伪装成妈的样子。。。。我好笨。。。真的。。。] 最后好笨两个字变成了气音。



[ 阿因!你这这臭小子!你敢离开,老子就算下地狱也会把你拖回上来!不准睡!听到没有。。。] 意识远离自己前,虞因依然感受到虞夏的霸气。



----------------------分隔线---------------------



稍微清醒些时,鼻间立刻充满病房独有的消毒药水味。侧腹传来的阵痛也证明了一点,自己似乎又逃过一劫了。缓缓睁开千斤重的眼皮,不意外看到是一脸担忧守在病床旁的虞佟。[ 大。。。大爸。] 喉咙的干裂使虞因只能发出气音般的呼唤。



[ 阿因,你醒了?人有没有怎样?] 虞佟赶紧拿了一直摆放在旁边柜子上的水杯喂水。事情的经过,虞佟有听虞夏提了个大概也不忍心责备重伤未愈的儿子。只是把较早前少荻聿还回来的护身符重新挂到了虞因的脖子上。[ 阿因,下次护身符别随便脱下了,知道吗?] 虞佟虽然是微笑地说出这句话可是虞因却莫名地感受到轻微的黑气,只得点点头。



替虞因盖好被子后,虞佟站了起来,[ 你先睡一下,小聿回家拿换洗衣物后就过来了。我出去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虞因觉得自家大爸的出去一下似乎会有大事发生?可是因为刚醒加上失血过多,虞因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再度昏睡过去。



确定虞因入睡后,虞佟轻声离开与一直站在房门口外的虞夏会合,[ 夏你确定把阿因伤成这样的是他?] 虽然不可思议,但虞夏毅然点了点头。[ 胆敢用孩子对一个母亲的思念来促意伤害。] 虞佟露出了空前的灿笑,这次连虞夏的火焰都不比虞佟小了。



虞夏并没有把虞因失去意识前的那段话转告虞佟。他清楚知道,虞因知道自己被一个鬼魂给骗倒,甚至是被伤害时的绝望与疼痛。这孩子从小的坚强他又何尝不知?只是都以打骂来掩饰自己对他的关心。



医院长廊上,兄弟俩现在的气场绝对是四个字形容完,生。人。勿。近

 

 

 

。。。完。。。

 

闲聊下。。。

这次的题材不错叻!万年衰尾道人这次竟然是被鬼给伤害到了~不是人哦!(某因:我是跟妳有仇哦!(某星:没办法,有读者希望看到你被鬼寻仇。 这里来特别注明一下,柯易昊不是新角色,他是中长篇《真相》里的超级大坏蛋哦!他跟阿因的恩怨情仇真的很适合在本篇出现就对了。好啦!有任何错别字,语法&疑问要询问的,欢迎留言哦!有任何读后感也是欢迎留言让我知。^0^ 最后,当然是感谢愿意花时间进来点阅的读者大大咯!感恩,感恩!^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子 的頭像
星月子

优新生活的部落格

星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