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友说很久没看到《爱恋》里的秦溟嫣了。的确,我是真的漫长一段时间没写她了,怎么说阿嫣嫣都是我阿因BG文里头的正牌女友嘛~失踪这么长的时间真是太不应该了。所以这次的圣诞贺文就写她和阿因的故事好了~故事发展?往下看就知。^^(被读者打飞 有几点读者大大要注意哦!

**这是同人文,半架空,BG配。**
**虞家成员跟警局同僚应该会客串演出~**
**衰尾道人换人作(???**
**不了解阿因的女友建议看中长篇《爱恋》(被打飞**
**跟踪+袭击模式启动。**



有问题没?没问题当然是往下拉欢迎看正文哦!^0^


----------------分隔线------------------


踏入十二月的台湾,在不知觉中天气也已经渐渐转冷。时间越夜就会发现路上的行人越少,因为大多数人都选择留在有暖炉的商店或是躲自己家取暖。但是,在这个寒冷的季节里既然有了“列外”的一个女孩。从远处望去,不难发现这个女孩是以呈S字形步伐在走路。



走在街上的女孩,一边打着酒嗝一边骂道:[ 真过份!,把我当成什么了!你这个。。。呕!!] 来不及把话语说完,突然一个反胃,女孩不得不冲到一旁扶着电杆线狂吐。就在女孩狂呕之际,有一股不明视线已经静悄悄宛如野兽盯上猎物般地盯上了女孩的倩影。



女孩一边吐一边叫骂着,全然不觉身后有个身影正无声地靠近自己。街灯的照耀下,突然的阴影笼罩,反射性的,女孩转过了头。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黑衣裤,脸上挂着一个大口罩,还把自己鸭舌帽压得很低的男生正高举手中的狼牙棒。原本吐的迷糊的女孩,被眼前的男人给吓得瞪大了双眼,眼中写满了无数的恐惧。



[ 啊——!!] 一声惨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寂静的街道。受攻击的女孩,躺在地上了无生气。鲜血随着被攻击的头部伤口,缓缓地溢出。看见地上的人儿不会再动了,男人才满意地拖着手中的狼牙棒离开。狼牙棒与柏油路小碎石之间的摩擦 ,在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分隔线------------------



[ 阿因,我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要找我,不要等我。。。] 眼前的女孩正是自己交往了好一阵子的秦溟嫣。基于奇怪女孩的话句,[ 溟嫣,妳在说什么啊?] 虞因一整个茫然不已。[ 不要找我,不要等我。。。] 随着语音的落下,眼前的女孩渐行渐远。[ 溟嫣,等等啊!] 虞因伸长了手打算抓住眼前人,却怎么也勾不着。



[ 因,阿因!] 突然的呼唤,虞因睁开了双眼,大口的喘着气。扬入眼帘是一双担心不已的紫色眼眸。[ 还好吗?] 少荻聿担心地问道。刚才的一切是梦?为什么感觉这么的真实?[ 小聿,你等等。] 虞因一把抓起了原本就放在床头的手机,快速到拨了一通号码。[ 您所拨的号码没有开机,请稍候再拨。] 耳边传来的是冰冷的女机械声。



[ 怎。。怎么会?] 秦溟嫣从来都不关机的。难道真的出事了?虞因一把掀开原本盖在身上的棉被,可是却被眼前的情景吓愣了。自己的脚呢?脚呢?!一直默站在身边的少荻聿,[ 阿因,车祸。。。] 这不是真的!



[ 碰!] 一声巨响,接踵而来是背脊砸到冰冷地板的剧痛。[ 痛死了啦!] 再度睁开眼是自己熟悉的寝室没错。赶紧往自己的双脚看去,很好!双脚都在,没有如梦中不见了。确定自己的脚平安无事后,虞因赶紧爬回床上寻找自己的手机。按下了熟悉不过的一组号码,电话接通的声音顺利从耳边传来,虞因终于重重地呼了口气。



响了几声,电话顺利被接听,[ 喂,阿因?怎么了吗?] 听到对方的声音,虞因伸手帮自己的额头抹了抹冷汗。[ 溟嫣,妳没事吧?] 一大早就接到没有早课的男友打来的电话已经很吃惊了,怎么劈头就是一句问自己有没有事?[ 蛤?我很好啊!] 这时秦溟嫣身边的好友已经陆续起哄,[ 哎哟,这么早就来电话了好甜蜜哦!] [ 对啊!嫣嫣妳想闪死谁?]



电话另一端的虞因自然听到了自家女友给她朋友调侃的声音,不禁一阵脸红,[ 那。。。那个,妳没事我下午回学校再找妳,先挂。] 把电话挂断后,流了一身冷汗的自己是怎样也睡不着了。于是,他干脆起身梳洗去。



当虞因在客厅出现时,虞家双子跟少荻聿都瞪大了双眼,[ 大爸,二爸,小聿早。] 一个转身虞因自冰箱拿出了冰牛奶灌了一大口,打算让自己一早就被噩梦弄得混沌不已的脑袋清醒清醒。打算喝第二口时,手中一轻,虞佟把牛奶瓶拿走,[ 阿因,告诉过你很多次了,空腹不要喝冷饮。] 



望着手中一空,虞因只能傻笑抓头。抬头望了眼挂在墙上的日历,原来多三天就是圣诞节了呢。最近因为忙毕展的关系跟溟嫣的约会是少之又少啊![ 大爸,我有事要出去一趟,早餐我会在外头解决。出门啦!] 原本正打算打蛋进锅子煎的虞佟,停下了手。打算叫虞因路上小心时,对方已经不见踪影。



[ 这孩子,这么急性子的个性到底像谁呢?] 说着的同时还瞄向自己弟弟。虞夏感受到了兄长的视线,[ 我那知道啊!] 说完,继续低头看还未读完的报纸。



--------------------分隔线------------------




[ 溟嫣,我们好久没出来吃一餐饭了。妳等一下还要忙一份演讲吧?晚上校门口见,不见不散哦!] 这是下午时,秦溟嫣在学校遇到虞因时,虞因的邀约。过后,因为上课铃声响了,虞因就被阿关那班损友给拖走了。



秦溟嫣不禁轻叹一口气,原本还打算问虞因有没有发现到自己今天有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不过,到了晚上一起吃饭时,应该会注意到了吧。想到这里秦溟嫣不禁笑了,她男友可是粗神经排行榜冠军啊!没发现也不足为奇了。



就在秦溟嫣专注于复习自己的演讲稿,一个送外卖的年轻人从秦溟嫣身边经过,年轻人停下了脚步,[ 这位小姐,想知道校长室怎么去?] 突然的声音使秦溟嫣吓了一跳,抬头才看见了送外卖的年轻人,随即淡笑,[ 噢!校长室吗?你只需要直走,转左,直走,再转右就会到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 谢谢,贵校太大了,不容易找。] 



秦溟嫣笑笑地表示不客气后,铃声正好响起。[ 我要上课了,如果你再找不到可以问本校的学生。] 说完,秦溟嫣便匆匆离去。望着远去女子的背影后,年轻人踏上了前往校长室的路途。



[ 呵呵,第四个。] 迷样的字句,随着微风吹消散在空气中。



------------------分隔线-----------------




由于是冬天的关系,夜晚似乎降临的特别快。七点的时候,周遭已经是一遍漆黑。在无人的校门口前,有一个女孩的倩影就站在那里。寒冷的夜风吹得她把自己的围巾整理了一番。[ 好冷啊!臭阿因,给多你五分钟,再不出现我就走。] 



在这个世界上原来五分钟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就在秦溟嫣望着手表倒数时间时,一道无声的脚步声逐渐往眼前的女子逼近。知道自己的身后有人,秦溟嫣还以为是虞因存心的戏弄,故意背对着对方,[ 阿因,约女孩子怎么可以迟到?你这样很不负责任哦!] 身后的人没有给自己任何的回复,[ 阿因?] 秦溟嫣转过头。可是,站立在眼前的并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人。




 [ 你是?] 眼前人故意把自己的鸭舌帽压到很低,让人看不清样貌。[ 咚!] 一声,原本收在身后的狼牙棒跌到了地上,秦溟嫣不禁瞪大了双眼节节后退。男人抬起了头,因为口罩的关系,男人的声音模糊不清,[ 贱人!为什么妳还不死?!] 说完,狼牙棒重重地往秦溟嫣头上打去。



 一个闪身,秦溟嫣危险地闪过棒子的攻击,可是手臂还是不幸地被狼牙棒扫到跌坐到了地上。一阵钻心的剧痛立刻从左手臂炸开来。只见男子冷笑,[ 这次妳躲不过了。] 秦溟嫣绝望地闭上眼睛,[ 阿因!]



紧闭着双眼,秦溟嫣却迟迟感觉不到疼痛降临在自己的身上。再度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粽褐色卷发身影与眼前的口罩男搏斗。原来,就在男子的狼牙棒打算再次落下之时,虞因及时赶上了。



一手捂住自己不断冒血的手臂,在冷风的袭击下,秦溟嫣越发的想睡觉。[ 好想睡,可是不行啊!阿因还在跟坏人搏斗,对了!] 颤抖着手,秦溟嫣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手机,按下了紧急拨号,[ 喂,警察局吗?有人在理东科大校门口前发生搏斗。] 说着,手中的手机滑落了下来。



[ 溟嫣!] 看到秦溟嫣昏了过去,虞因忍无可忍下一拳重击到口罩男的脸上。[ 混帐!如果杀人不犯法,我一定会亲手结束你的性命!] 虽然被虞因揍了一拳可是口罩男不怒反笑了,[ 呵呵,杀了我?好啊!有贱人陪葬我不在乎。] 仿佛是应景般,就在虞因打算打第二拳时,警车的警鸣声由远至近传来。



虞因放开了原本抓住男子衣领的手,[ 我不会为了你弄脏自己的手,你应该要有接受法律制裁的觉悟!] 语毕,一个手刀便把眼前的男子打晕。这时的虞因不得不感谢虞夏平时的魔鬼训练,让他有机会在不受伤的情况下摆平眼前没有实力的男子。



----------------分隔线----------------


在医院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秦溟嫣总算清醒了。清醒后自己左手臂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痛!使她不得不出声低鸣,[ 呜。。。痛。。。] 这声低鸣惊动了原本站在窗前的虞因,虞因快步来到病床边,在不敢动到伤口的前提下把秦溟嫣扶坐起来。



[ 溟嫣,现在人有没有怎样?] 秦溟嫣轻轻地摇了摇头。[ 只是痛了点还好。] 虞因心疼地望着眼前人,当然痛了,狼牙棒都快把一层皮给刨起来了。注意到虞因的视线,秦溟嫣立刻笑道:[ 没事,没事,只是。。。] 秦溟嫣皱起眉头来,[ 为什么攻击我的人叫我贱人?我应该不认识他?]



虞因轻叹了口气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原来,男子本身有一段惨痛的经历,对女友的百般包容,换来是女方喜欢上自己的好兄弟,进而劈腿。男子永远都忘不了女友嫌弃他死穷鬼,永远都是个送外卖的,狠狠羞辱自己一番后跟自己的好兄弟离开的身影。更难忘却的,是女友身上独特的茉莉花香水味。



在攻击秦溟嫣以前,他已经重击三个三更半夜依然在外头流荡,和女友擦同一个牌子的香水的女人。秦溟嫣只是他送外卖当天不经意碰上的目标。听完虞因的解释,秦溟嫣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原来当天问路的年轻人是连环袭击的凶徒啊!



[ 那个,溟嫣。] 虞因开口呼唤。[ 嗯?怎么了?] 只见虞因自口袋拿出一个盒子,[ 我那天不是故意迟到的,是赶去买这份礼物。] 说着,虞因打开了盒子,里头躺着的是一条纯银色配上一个雪花片造型的项链。秦溟嫣惊讶地瞪大双眼,[ 这个送我的?]



[ 嗯。] 虞因帮秦溟嫣把项链戴上后,轻声说道:[ 溟嫣,圣诞节快乐。] 说完,虞因立刻脸红地低下头。看着眼前人的反应,秦溟嫣快速在虞因红透的脸颊亲了一口,[ 阿因,谢谢你!圣诞节快乐!] 被亲,虞因这次连脖子都红了,[ 溟嫣,妳耍诈!]


看着病房内嬉戏的两个人,虞佟默默把房门重新关回。虽然煲了汤给未来媳妇,难得里头气氛正好,还是迟点再进去好了。


。。。完。。。



闲聊下。。。

不得不说我对不起各位啊!(我跪 我已经很努力赶了还是隔了一天才让这篇贺文出现,对不起啊!!!是说阿因你还真的难得神勇一会呢~哈哈!希望我的BG文你们会喜欢哦!有任何错别字&语法要纠正的欢迎留言。有任何读后感也是欢迎留眼哦!感谢愿意花时间进来点阅的读者大大们。感恩,感恩!最后当然是祝各位圣诞快乐咯!^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子 的頭像
星月子

优新生活的部落格

星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