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冬至文,我还真的没写过。这么温馨的节日怎么可以少了小阿因的存在呢?是的!这次短篇来写小阿因哦!^0^ 以下几点注意啦!

**这是同人文,小阿因有!小小聿(??**

**温柔佟爸有,火爆夏爸(可能~ **

**如无意外应该是温馨路线哦!**

** 犯罪分子?(可能而已还不确定哦!**

**正文。。。

[ 好冷哦!冷死了!] 午后的阳光虽然明媚,可是年底的气温异常的低。就算现在太阳高挂,气温也决对处于12-15摄氏度之间。只见路上一名小学生在跟自己家友人抱怨很冷。友人则是一味地淡笑聆听。



经过他们身边的是一个穿着一身寒衣,围了一条围巾,拥有一头卷毛,包子脸的小男孩。面对这样的气候也不禁呵了一口冷气团,脑中想到的跟冷字离不开关系。好想早点回家,可是回到家又有什么用?面对的依然只会是那冷冰冰的四堵墙,从前的身影不会再出现了。。。



想着,想着眼睛竟然开始酸涩起来。意识到自己快哭,只得用力眨了眨眼。[ 不行,不能哭,绝对不能哭,爸爸看了会难过的。] 吸了吸鼻子,打起精神来继续往回家的路上走。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和蔼的叔叔。只见叔叔笑咪咪地望着他,手上更是拿着一个冒热气的碗。黑糖的香味隐隐约约从碗中飘了出来。



只见这个和蔼叔叔微笑道:[ 孩子,天气这么冷怎么一个人走在路上?冻僵了吧?好可怜。] 说完叔叔还怜爱地揉了揉小男孩的头。[ 瞧你,冷得整个脸都冻得红彤彤了。叔叔的店就在旁边,来叔叔给你喝碗汤圆暖暖身。] 语毕,男人伸手牵住了男孩冰冷的小手往店里走。踏进店门前,男孩意识到今天是冬至啊!



---------------分隔线--------------



警察局里,虞夏望着眼前的档案就是一阵心烦。把文件夹用力拍在桌子上后,紧闭双眼叹了一口气。跟在身边已久的同僚自然知道是怎么一会事,他们的老大无非就是对三个月前的连续绑架案感到心烦不宜。因为绑匪不只要钱这么简单,被放回来的肉票大多都面对贫血的问题。而重点是这些肉票都是年龄介于六至九岁的孩童,不分男女。



刚进来的虞佟,面对的就是一群不敢出声的同僚和一脸黑气的虞夏。[ 夏。] 虞佟开口呼唤自家弟弟。原本想问干吗?!但是睁开眼看到是自家兄长后,虞夏只是淡淡开口,[ 佟,有事?]



虞佟只是淡笑望着自家弟弟,[ 案件依然没有头绪?] 虞夏狠瞪桌上档案一眼,轻点了一下头, 如果虞夏的眼睛可以喷火,桌上的档案夹已经被他烧穿好几个洞了。



虞佟也不得不感叹现在社会是怎么了?怎么会有人如此丧尽天良,泯灭人性,对小孩子出手。[ 夏,暂时放下吧。我们为了加班已经有两三天没回家看阿因了,虽然有拜托妈来照顾孩子的三餐,可是那孩子也。。。] 剩下的话句来不及说完,便让一股急促的电话铃声给打断了。[ 铃!铃。。。铃 ]



响得突然的电话,把原本还在跟虞夏讲话的虞佟给吓了一跳。电话还没接,心中竟然有股不祥的预感,是之前完全不曾有的。不,这感觉出现过。出车祸前,那天的感觉跟现在是一样的。虞佟告诉自己绝对是自己多心了,接着拿起了电话筒。接完电话,虞佟手拿着电话筒僵在原地,脸一秒刷白。



虞夏发现到了与佟的不寻常,[ 佟?佟!] 连续的呼唤才让虞佟回过神,[ 夏,妈打电话来说。。。阿因还没到家。] 虞夏抬头望向时钟的方向,五点半。平常虞因再怎么迟回家也绝对不会超过五点,预感似乎成真,出事了。



可是,虞夏不打算让虞佟操心开口道:[ 佟,不要太担心。可能阿因回家的路上遇上好玩的东西忘了时间呢?也许我们到家的时候,他已经像平时一样在门口等候了。] 然而,事情确是朝虞夏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想法走,虞因失踪了!



-------------------分隔线---------------



[ 头好疼哦!] 黑暗中,这是虞因的第一个感觉。甩了甩自己昏沉的脑袋,[ 这里是?] 望着眼前光线不足的地方,是一间只有门口的小仓库。再环顾四周才不难发现在一堆杂物后方透露了一些光芒。还记得自己是往回家的路上走,半路遇上一个和蔼的叔叔请吃汤圆取暖,接下来。。。想不起来了。为什么自己会在这边?



稍微动了动手脚,还真的被一条绳子给捆住了。待眼睛逐渐适应昏暗的环境后,虞因立刻发现身边还躺着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岁数,或许更小的男孩。[ 喂,喂。] 呼唤的同时,虞因也用自己的身躯推了推躺在地上的人。




身旁的人动了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虞因见对方并没有昏死不禁松了口气。[ 喂,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也在这里?] 刚清醒,对方只是呆愣地躺在那里。虞因知道问不出结果只得自顾地说:[ 你背向我,我用牙齿帮你把绳索解开,你自由了再帮我。] 



对方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便背向虞因,很快的虞因把对方的绳子咬开了。对方的双手一重获自由便赶紧解开了捆绑自己双脚的绳子。挣脱捆绑后,对方不敢怠慢,赶紧帮虞因解绳。解绳之时,虞因叹了口气,[ 看样子我们是被绑架了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时原本宁静的外头竟然有了人声,虞因不禁一愣,绳子也适时地在这个时候解开了。虞因一把抓住眼前人的肩膀,[ 现在我不管你是谁,出去了就尽快往警察局的方向跑。要记清楚路线,带警察叔叔回来,知道吗?你还没醒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只有小孩可以通过的小洞,你快去!我会想办法拖延。] 



对方还想多说些什么时,原本深锁的门口有了开锁的声音。[ 快去!] 虞因快速把对方往小洞的方向推了出去。同时用一些原本就堆在那里的杂货挡住了洞口,不让绑匪发现。门开的刹那,一道强烈的光照射的虞因睁不开眼睛。



很快的,绑匪发现拐来的肉票少了一个。[ 妈的!有一个逃跑了!追!] 一听到追字,虞因一把扑到绑匪脚上,奈何他忘了自己只是个小孩。[ 臭小鬼!放手!] 绑匪毫无人性狠狠地踹了虞因一脚。小小年纪的他又怎么承受突如奇来的剧痛?立刻痛昏了过去。只是人虽然昏倒了,双手却没有放开的意思,牢牢地挂在绑匪的脚上。



[ 臭小子!] 绑匪一个转头对自己的同党喊话,[ 阿财给我追!追不到你也不用回来!] 一个獐头鼠目的年轻人应了声,立马追了出去。冷望昏死过去的小孩,[ 臭小鬼,竟敢断我财路!我会要你加倍归还,呵呵。] 阴暗的空间,男人的冷笑显得格外刺耳。



-------------------分隔线------------------



[ 老大!!] 忙完应该忙得,虞夏打算收拾,收拾就跟虞佟回家。突然的声音使他停下了脚步。[ 说!] 同僚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依然赶紧回答,[ 警察局来了一个孩子说被绑架了。同时还有另一个孩子没逃出来。] 



还没问清楚,只见自家兄长已经往警局门口的方向冲去,虞夏赶紧尾随虞佟的步伐。只见一个一脸脏兮兮和一身狼狈的四,五岁小孩子焦急的来回渡步。虞佟见到小孩立刻一把抓住对方的肩膀,[ 你就是被绑架的孩子?另一个小孩现在在那里?] 




突然被抓住肩膀孩子吓了一跳,瞪大了特有的紫色瞳孔。但是很快地便意识到眼前的人应该是警察。[ 我带你们去。] 孩子小声地说道。并不觉得眼前的小孩在讲骗话,虞夏一个转身下令,[ 紧急任务!出发!]



不知道为什么,虞家兄弟深信另一个被绑的孩子将会是自家的小孩。心中那份不安,随着越接近目的地就越发地浓烈。[ 阿因你千万别有事啊!!] 虞佟只得拼命在心里祈祷。



到达了目的地只见仓库的门牢牢关着,虞夏以不确定的口吻问道,[ 小鬼是这里?] 只见对方点了点头。虞夏得到了肯定立刻带着同僚破门而入,扬入眼帘的,是躺在地上一脸毫无血色的侄子。



[ 阿因!] 虞佟立刻跑到孩子身边一把抱起对方,手一碰到孩子裸露在外的肌肤是异常的冰冷。就在全部人都专注于眼前的孩子时,一个人影突然自阴暗的地方走了出来。一级戒备小组的人把枪指向了眼前人。



只见对方冷笑地自口袋拿出一大罐装满血液的玻璃瓶。[ 这是!] 虞家双子震惊地望着男人手上的玻璃瓶。[ 这个吗?] 男子摇了摇瓶子,[ 就那个小鬼的血啊!原本还打算拿去卖。看样子是不能了呢~] 环视在场的警员一眼。[ 既然买不出,留着也没用了。] 冷笑着,男子松开了原本握在手中的玻璃瓶。



眼睁睁看着玻璃瓶破碎,血腥味一瞬间充满整个仓库。虞夏忍无可忍冲向前,朝对方的脸部就是狠狠地一拳。[ 你这个人渣!小孩子你也下的了手。你这个混蛋!] 最后,必须在两个同僚的阻挡下,虞夏才没有把绑匪活生生打死。这期间,虞因早就在虞佟的陪同下火速前往医院急救。



----------------分隔线---------------



意识逐渐恢复,但是全身就像灌了铅一样的重。浑身泛力,想要睁开千斤重的眼皮也睁不开。[ 水。。。] 嘶哑着声音困难地发出了单音字。[ 阿因,醒了?] 虞佟赶紧拿原本就放在旁边的棉花小心地沾湿小孩的唇。



慢慢地虞因终于可以把眼睛给睁开一小隙缝,看见的是一脸担忧疲惫的父亲。[ 爸爸。。。] 确定孩子醒来后,虞佟赶紧按下了床边的按钮呼叫医生。这时,虞因发现身边似乎还有一个人,他努力地转动自己的头部。



看着虞因的动作,虞佟只得笑笑地把旁人拉到虞因眼前,[ 阿因,还记得这个孩子吗?多亏了他。我跟夏才找的到你们被绑架的地方。] 只见对方小声地道谢,[ 阿因哥哥,谢谢。] 虞因苍白的包子脸漾起了一抹淡笑,[ 你没事就好。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了一阵子,男孩缓缓开口,[ 少荻聿。]



这时,虞夏领了一个保温瓶进来,[ 佟,妈说今天冬至,叫我拿汤圆给你。] 看到来人,虞因乖巧地喊了声,[ 叔叔。] 看到自家侄儿总算清醒了,虞夏紧绷着脸点了下头,把心中的担忧隐藏的不着痕迹。



虞佟接过汤圆后,抬起了头,镜片的反光使躺着的虞因看不见父亲脸上的表情,[ 夏,汤圆回来再吃,我们先去办正事。] 虞夏转头和蔼地对一直站在一旁的少荻聿开口,[ 可以叫你小聿吗?你先陪阿因聊聊天好吗?叔叔们要去忙一些事。] 只见少荻聿点点头,静静地坐在虞因身边。



[ 夏,嫌犯在询问室吧。] 漾开一抹超级灿烂的笑容,虞佟踏出了病房。虞夏只得替那个嫌犯献上最终的默哀,敢害阿因大量失血到差点领便当,就要做好生不如死的觉悟。

 

 

。。。完。。。

 



闲聊下。。。

耶!!我成功啦!(撒花瓣 终于赶在正日这天写完冬至贺文啦!!然后,我暴字了。。。对不起!>.< 呃。。。这篇小阿因好像不是很可爱?(抓脸 没关系!有小小聿!(被读者狂殴!太久没写同人文了啦!希望各个角色都没有崩哦!有任何读后感欢迎留言~有任何错别字&语法要纠正的也是欢迎留言。最后,感谢愿意花时间进来点阅的读者大大哦!感恩,感恩!^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子 的頭像
星月子

优新生活的部落格

星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寒月.冰.伊冷
  • 啊啊啊小阿因和小小聿好可愛~
    呵呵那個犯人要完蛋了!
  • 哈哈!谢谢喜欢啊!我还怕把小阿因和小小聿写的不够萌呢!^^
    当然~犯人要做好生不如死的觉悟呢!XD

    星月子 於 2018/04/29 13:40 回覆